卡尔、年糕和我的胡思乱想刘三禾卡尔、年糕是我家的两位特殊成员,卡尔是一条狗,年糕是一只猫。卡尔四岁左右迎来了新伙伴——三个月大的年糕,在这之前,它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蠢货。年糕初到时,卡尔反抗的方式是抑郁,不吃不喝不理人;一段时间后它改变抗争策略——开始打年糕,但猫比狗灵活,在狗嘴或者狗爪子还没有沾着猫毛的时候,猫已经举起前爪一巴掌给狗顺了过去,卡尔空有一个大身胚、一身蛮力无用武之地,只好对着猫...
父亲的“抠门”与当年的“恨” 刘三禾今年是父亲去世19周年,想起他,就有两件事萦绕脑际、挥之不去,带着一种淡淡的苦味……1984年秋,我刚进入高中,成绩在班上倒数一、二名,对应在教室的座位也在倒数第二排,由于近视,根本看不见老师在黑板上的板书,上了一、两周“望天书”后,配一副眼镜的想法一天比一天强烈。第一次向父亲提出,父亲断然拒绝,没有丝毫商量余地;几天后联合母亲一起向父亲央求,父亲的脸黑黑的,骂...
骨 魂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生活 文学 社会
骨 魂 刘三禾一根骨头,串联我的头颅和双脚,穿越晨与昏、春与秋,链接生命的低谷和高处,骨头没有好坏美丑,只要不依仗什么东西,随时能够“站立”,就是一根好骨头一根骨头一个魂我的骨头活着,一定要有血有肉,怀揣苍天的恩养,延展良心的宽度与广度我的骨头活着,一定要有硬度与质感喝一杯李白的酒做一个大道沧桑的梦熬尽最后一滴骨油一根骨头一个魂我的骨头死了,只需埋在土里,让几只蟋蟀唱一首早腐、涅槃的歌...
活着的陷阱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生活 文学 社会
活着的陷阱刘三禾我在一个雾气渐消的早晨来到世上注定在一个浓雾弥漫的深夜离开我以刘三禾的名义来到世上刘三禾却不会随着我消亡,我活着只是“刘三禾”这个词语的早餐或者午餐……我无法证明——我活着只有***的儿子刘三禾活着只有***的父亲刘三禾活着只有***的丈夫刘三禾活着只有***的朋友刘三禾活着……许多年后,另一个人也会成为“刘三禾”这个词语的早餐或者午餐……因为他的名字也叫“刘三禾”因为他也是***...
青藏高原边缘行(二首) 刘三禾愿做一片高原的云一路向西,只是一个前世种下的愿我愿做一片静默的云,守候你的眼睛,你看我,我在你不看我,我还在我愿做一片淘气的云,迎着你广袤厚实的身躯变换不同的睡姿,换取你的一个浅笑甚至,我愿做一片薄薄的乌云陪衬你蓝蓝的脸,永远不阴险、不狡诈,看见你伤情,我就开始落泪一路向西,只是一个前世种下的愿我愿做一片纯粹的云,低矮得让你一眼看透木格措的野女人翻山越岭...
消瘦,只是你涅槃的路径 ——致一位离世的女同学 刘三禾你躺在病床上我和我妻子坐在旁边我惊奇你的消瘦言不由衷,怕惊扰病房原本消瘦的话语,脑袋里盘旋着那个十一、二岁从来不服输的小姑娘你躺在病床上,脸带微笑我惊奇你的从容与淡定你说刚打完吗啡,疼痛不再我还是无法掩饰自己的惶恐与不安回忆初中、高中的事情几次都出错你躺在病床上我惊奇你的消瘦走出医院,我又释...
亲情被撕裂在我们活着的路上刘三禾过去的几十年,我对亲情坚信不疑。她是血连着血、筋连着筋的情感,不容玷污,不容破坏,是一种超越荣辱、超越生死、超越时空、世间无敌的情感。她像一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永远不会干涸的深泉,承载了我们生命中的几乎全部幸福和苦难。我的父亲从小家境贫困,我的爷爷贩过盐,当过安昌江上的纤夫,还在父亲年幼时就早逝。但据说我父亲有一位“伯父”富甲一方、资产雄厚,老家镇上半条街都姓“刘”...
寻找速度的背面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生活 文学 社会
寻找速度的背面刘三禾 远古时代,我们思念一个人,只能用心,即使是至亲之人,一旦分开,也许一生都天各一方,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 近古时代,我们思念一个人,还是用心,我们通过鸿雁传书诉说衷肠,遥寄相思之苦。我们还可以依靠自己的双脚或者马车、牛车去丈量思念的长度、广度、宽度、深度,虽然天各一方,只要用心去做,一生还可以有重逢的机会。 当今时代,我们思念一个人,不再用心,我们用电话、微信、Q...
也说读书心态——读《文学回忆录》有感读《文学回忆录》,经常为木心精彩的话语、独到的见解折服,偶尔还会不自主地停下来击节称叹,或者激动得站起来在房间里走上几圈。但关上书后,我总是记不住他那些让我感觉新奇的论断,即使逼迫自己记住三、四句,也感觉生硬、别扭、陌生,怎么也不能和我过去的认知嫁接在一起。读到最后,我不再羡慕他的观点,因为他的这套书内容过于庞厚丰富、精彩论断太多,对于我而言,我羡慕陈丹青老师这...
都江堰河滩,与野狗相遇一第一天早晨,与三条狗相遇第一条狗走过来,摇着枯草一样的尾巴,怜惜地看着我:“你也在流浪!”第二条狗走过来,头也不抬急切地嗅着每一寸土地眼睛没有觑我一眼我与它,只是荒芜河滩此刻可有可无的幻影第三条狗走过来,两眼愤怒地与我对峙,我是它眼中的坏人,它是我眼中的恶狗,我猜测它梦中咬了我的小腿,它怀疑我昨天抢过它的骨头二第二天早晨,与一条野狗相遇野狗:我是佛我:我看到了佛我:对岸有什...

刘三禾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