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博客乱炖

 

亲情被撕裂在我们活着的路上

刘三禾

过去的几十年,我对亲情坚信不疑。她是血连着血、筋连着筋的情感,不容玷污,不容破坏,是一种超越荣辱、超越生死、超越时空、世间无敌的情感。她像一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永远不会干涸的深泉,承载了我们生命中的几乎全部幸福和苦难。

我的父亲从小家境贫困,我的爷爷贩过盐,当过安昌江上的纤夫,还在父亲年幼时就早逝。但据说我父亲有一位“伯父”富甲一方、资产雄厚,老家镇上半条街都姓“刘”。解放后情势大变,我父亲凭着一个“穷”字加之又读过一、两年私塾参加了工作,父亲的“伯父”家却人丁四散、凋零破败,父亲利用自己的身份四处设法帮助照顾他的家人(几房妻子和儿女),倒成了他“伯父”家的恩人。在我的记忆里,父亲为了他“伯父”的儿子成家,四处张罗找他可以入赘的人家,结婚时还把我们家几根像样的小板凳都送了过去。我从小就有一个疑惑:我父亲的“伯父”解放前怎么那样寡情?许多次想深究,我的婆婆和父亲都没有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我从小是婆婆带大,她经常讲解放前她一个寡妇拖着几个子女饱一顿、饥一顿的艰难生活,父亲在爷爷去世后就没再读一天书,解放后土改时我们家才分得几间瓦房。如今婆婆已去世几十年,父亲也去世近二十年,祖上的事情说不清,但我为了坚信亲情的不可动摇,每当我们兄妹谈起父亲的事情,我都肯定地说:那位解放前的刘姓富翁肯定不是父亲的亲伯父,如果是,怎么会这样对待自己的弟媳和亲侄儿。激动的时候,我还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经常武断、愤怒地对我的兄长发火:如果我那样富足,我会让你的子女忍饥挨饿受苦?不让他读书?换着你,你也不会那样对待我的子女?我给他们的解释是:那位刘姓富翁只是血缘相对离我们最近的同一族人而已,也许我们祖爷的祖爷甚至更远的祖宗是同一个人。

随着年龄的增长,特别是近几年,几兄妹的儿女都长大成人,现实让我不得不对亲情重新考究:我们活着,是一个亲情不断被撕裂的过程;我们死去,血缘亲情会淡化、消亡。俗话说:一代亲,二代表,三代、四代认不到。我过去对这句话很不在意,甚至存疑,但现在才明白这是我们活着的铁律,亲情像个体的生命一样会变老、变没。随着我们婚姻嫁娶、生儿育女、血统的演变,牢不可破的亲情会越来越淡、直至消亡。我父亲一代他们共有四兄妹,现在他们都已入土多年,我们作为第二代有十五人左右,由于各种原因现在偶尔来往的表(堂)兄妹只有5人左右,至于第三代,许多都互不认识,就更不要说“亲情”二字。我父亲养育我们四兄妹,几十年来,我们的感情很好,被周围的人羡慕着,甚至被老家邻里亲戚视为楷模,但随着我们儿女长大成人,彼此关注的重点或者目标开始转变,我们都被各自的工作、生活、兴趣、爱好、儿孙等个人及家庭利益绑架,让我时有时无地意识到:我们的兄妹亲情在变化,在不不可逆转地滑向一个方向……,随着我们一天天变老,随着儿孙辈的一天天长大,我们再也无法回到从前。我感觉我们正在用我们的双手撕裂我一生看重的亲情,找不到任何补救的方法?就像此时掉落在窗台上的树叶,再也无法重新回到高高的树梢。

在将来的某一天,我的后代和我姐的后代、我哥的后代会成为陌路人,彼此不认识,彼此不知道他们来源于同一个根,更糟糕的是他们还有可能成为仇人、敌人,互相蔑视、互相怨恨、互相厮杀……

我心不甘?

别无它法!

惟有珍惜!!!

 


<< 消瘦,只是你涅槃的路径 / 寻找速度的背面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刘三禾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